第2章 母亲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2章 母亲

    秦月池蹙眉看着秦尘,面露担忧。

    “没有,是孩儿我自己要和他决斗的。”秦尘低头道。

    目光,却是很冷。

    事实是,魏震在学院辱骂他是个野种,骂他母亲是个贱女人,他一怒之下才上台与之决斗。

    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一个针对他的阴谋。

    因为,魏震一上台,就下了毒手。

    如果他告诉娘亲真相,以娘亲的性格,一定会找魏其侯家拼命,可现在娘亲的处境,也很艰难。

    秦月池年轻的时候,号称大齐国第一美人,是王都无数王侯公子暗慕的对象,提亲的媒人带着礼物踏破了门槛,甚至于当今圣上,都听说了秦月池的美貌,有意纳她为妃。

    可秦月池却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家出走,闯荡天下,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三年之后,秦月池回来了,带着刚刚出生的秦尘,回到了秦家。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王都。

    未嫁生子,这在整个天武大陆,都是极为忌讳羞耻之事,属于不守妇德,在一些偏僻蛮夷之地,更是要浸猪笼的。

    当时的秦家,气得差点没打死秦月池,是定武王秦霸天,也就是秦尘的外祖父,力排众议,以秦家的血脉名义,收留了秦月池和秦尘。

    但整个定武王府的人,对秦月池和秦尘都是冷眼看待,认为秦月池是整个秦家的耻辱。

    所以秦月池在秦家的日子,过的非常不好。

    不然,秦尘也不会昏迷三天三夜,却没什么医师前来查看。

    “尘儿,你虽然这一次没有觉醒血脉,但不要紧,以后还有机会的,不要一时冲动,就与人争斗。就算你成为不了一名强者,那也没什么,娘亲会一直保护你的。”

    秦月池看着床榻上虚弱的秦尘,微微叹了一口气,鼻子又是一酸。

    尘儿那么要强的性格,如果解不开这个心结,恐怕以后还会出事。

    “没有觉醒血脉?”

    秦尘通过融合这具身体的记忆,瞬间了解了一些情况。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拥有不错的武道天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大齐国第一学院天星学院。

    只是在学院的数次血脉觉醒仪式上,他都未能觉醒血脉,数天前学院又对学员们进行了一次血脉觉醒,秦尘依旧没有觉醒血脉。

    天武大陆,以血脉为尊,没有觉醒血脉,便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

    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深受打击,他一心想要变强,是为了改变他和娘亲在王府的处境,却没想到,老天竟然和他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打击之下,他郁郁寡欢,浑浑噩噩,每天闷闷不乐。

    所以秦月池才会以为秦尘之所以与魏震决斗,是因为没有觉醒血脉,心情不好的缘故。

    “娘亲,你放心,这么点挫折,不会打垮孩儿的。”

    秦尘感受到秦月池的关心,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微微一笑。

    他不是在安慰秦月池。

    没有觉醒血脉,对他这个前世的八阶血脉皇师而言,真不算什么。

    秦尘那灿烂的笑容,让秦月池心中一暖,宽心道:“如此,娘亲就放心了。”

    秦月池刚准备再说什么,突然——

    砰砰砰。

    有人在敲门,而且声音十分之大,几乎是用脚在踢。

    秦月池急忙打开房门。

    一个身穿银鼠皮小袄的丫鬟,步入了房间之中。

    “大小姐,怎么开门用了这么长时间?”那丫鬟不满的说道,虽然嘴里喊着大小姐,却一点都没有恭敬的样子。

    “胭脂,尘儿他刚醒,身体还很弱,你声音小一点,不要吵到尘儿了。”秦月池说道。

    胭脂听了这话,这才意外的瞟了一眼床榻上的秦尘,嘴角浮现一丝嘲讽的笑容。

    “原来是尘少爷醒了,那真是恭喜了。”

    她嘴里说着恭喜,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眼神冷冷的,好像秦尘欠了她钱一样。

    这丫鬟名叫胭脂,是秦尘大舅母赵夫人的贴身丫鬟之一。

    秦家一门忠烈,祖上数代皆为武将,为大齐国征战沙场,立下过彪炳战功。

    到了秦尘的外祖父秦霸天这一代,声势达到了顶峰,被大齐国王封为定武王,开宗立府。

    而秦霸天之子,也就是秦尘的大舅秦远宏,蒙祖上福荫,被大齐国王赐封安平候,执掌定武王府。

    因此秦尘的大舅母,也就成了如今定武王府的主母。

    只是。

    秦尘的大舅母赵夫人,对秦尘和秦月池一向极其厌恶,认为他们两人玷污了定武王府的名声,千方百计想要将他们赶出去。

    “你来这里干什么?”秦尘冷冷的看着胭脂道。

    “尘少爷,别自作多情了,我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