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屠老狗,本尊的鞋好像脏了! 第(1/3)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6章 屠老狗,本尊的鞋好像脏了!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听女儿这么一说,屠万宏生怕激怒陈寒兄弟,狠狠得掌掴了一下他十八年来都舍不得打过的女儿,“娇娇,你马上给我闭嘴!立即马上立刻给陈寒兄弟道歉!否则我们全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是呀,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看错了吗?”

一直以来,屠万宏将她的女儿屠娇娇保护得非常之好。

所以才铸就屠娇娇这般娇蛮任性,我行我素的性格。

可不能忍耐,也要忍着,屠万宏知道,若是得罪陈寒,间接就是得罪牙班泰。

其中的道理,屠娇娇年纪太小不明白,屠万宏知道,他的鼎盛集团在亚太地区之所以能够如此昌盛,是因为鼎盛集团幕后得到牙班泰在泰势力的疯狂注资。

只要牙班泰一个不高兴,将所有资源和资金从鼎盛集团撤走,那么上市的鼎盛集团就会变成一座空壳,屠万宏就要面临严重的破产危机,到时候,他想要干回老板行,呵呵,国家也不会答应的。

“爸爸,陈寒不就是能打了一点,你干嘛那么怕他,直接杀掉他,再套个麻袋子,丢进附近的沧江里,也就完事了。”

连屠娇娇这个女儿都看不下去,而身为曾经叱诧黑白两道的大佬屠万宏怎么可能忍耐得下去。

陈寒冷冷的声音,沉重如洪钟,仿佛给屠万宏心中造成一千万伏的电高压。

屠万宏是个沉浮社会几十年的老油条,这样的道理,他会不明白?

那些追随者屠万宏的小喽啰们见他们昔日的老大,被陈寒这个16岁高中生,像奴隶一般得打发驱遣,他们的世界观完全破碎!

而鼎盛集团所涉及的行业诸如卡拉OK夜店酒店仅仅是小打小闹,海上运输以及航空航天运输项目上,这些才是大头。

既然屠万宏害怕牙班泰,那么就简单了,陈寒犹如帝王一般,将眸子冷冷射过去,“屠老狗,你好像还没有替我那方晓表弟,松绑。” “是,是,是,陈寒兄弟您是牙班泰王室贵族大人的贵人,自然也是我等的贵人,方晓是您的表弟,自然也属于贵人的亲戚,所以松绑是应该的,是应该的。”

双手匍匐在地上,此间的屠万宏就好像看见了爷爷一样,对着陈寒那叫无比的虔诚和尊敬。

而且很多项目,屠万宏都与牙班泰紧密合作,几十年来,他与牙班泰之间的商贸往来,错综复杂,如榕树抱根须一般。

暹逻圣火令,乃是泰国王室成员信物。

“陈寒兄弟,您一定一定要宽恕我和我女儿娇娇无礼莽撞的地方,请您一定一定要多多包涵,多多在牙班泰宗师大人面前美言几句呀。”

也许外人并没有几个知道,牙班泰才是亚太地区鼎盛集团幕后最大股东,500亿的资产,人家牙班泰直接控股百分之49.9。

“屠老狗,你耳朵聋了,我是说,让你亲自给方晓表弟松绑!”

从前,都是爸爸屠万宏去命令别人,派遣别人做事,何尝有这等下场?

“爸爸……”

“你,还不快给方晓贵人松绑!”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老大怎么怕陈寒小子怕成这样啊。”

没有钱,就泡不上顶级的尤物,没有钱,就住不上奢华如宫殿的金碧辉煌这样的大别墅,没有钱,就没有一切话语权。

如今,这东西在陈寒手中,不能不令屠万宏忌惮万分!

没人可以跟钱过不去,除非这个人不想要钱?

屠万宏命令他的手下。

然而牙班泰除了在华夏拥有这些暗地可以操纵的大集团外,他在泰国本土的商贸更是小巫见大巫,好比虾米与鲸鱼。

若不是自己亲眼看见,屠娇娇真不敢相信,往常那个雷厉风行的爸爸,竟然像太监**才一样听着陈寒这个高高在上主人的调遣。

屠万宏挤着献媚的热脸,一直舔着陈寒这个冷屁股

咬着银牙的屠娇娇死也不明白,为何父亲会如此忌惮那个一直出言侮辱自己的臭小子陈寒。

“你们没有看错,

可以说,屠万宏一手遮住宁海市的天,以前的屠爸爸的确如此,所以,屠娇娇以为,今时今日此时此刻,也应当如此才对,这样才符合逻辑不是吗?

“爸爸,我们屠氏旗下的鼎盛集团,有500亿人民币资产,我们干嘛要怕他呀。”

“臭丫头!你懂什么?”

牙班泰是当代泰国王储的王叔,这圣火令是牙班泰才配拥有的圣物。

屠娇娇不明白,以前爸爸多么英勇无敌,谁都不怕,哪怕是文化局局长敢怼他,爸爸屠万宏也照样让省部里头的人将文化局局长带走审问。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