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底色 字色 字号

5

    燕行归耐心等了十二个小时,终于重新进入了值班室。只是她在里面呆了很久,电话却再也没有响起过。她拿起电话也只听到嘟嘟的长音,并没有自动拨号的现象发生。看起来,她这个只拥有一间值班室的“博物馆长”是个只能等待对方单向传唤的悲催打工人。

    燕行归抱着保温杯坐在桌边喝了一个小时开水,终于在发现自己好像宿舍看大门的大爷一样的时候及时退了出来。继续投身到给自己搭一个临时住所的事业中去,到了傍晚时分,她总算是有了个挡风的住处。

    耀星是农业星,居民的房子彼此相距很远,且都没有出租的打算,燕行归就算有钱也找不到租房,更何况她还是身负巨债的穷鬼。只能依靠自己的手工能力自力更生。好在三百年后工具先进,建筑房屋变得容易了很多。到了晚上,燕行归已经可以在临时住所里继续瘫着了。

    她打了一盆热得发烫的水,身上裹着臃肿的睡衣,一边舒服地泡着脚一边哼着歌擦自己的唢呐。等到泡出了一身的汗,她也准备睡觉了。可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燕行归不动声色地拿起了自己放在床头的磁束刀。问道:“谁?”

    外面传来了蚊子哼哼一样的声音:“我……是我……我是齐安豫。”

    燕行归:?

    她抬头看了看房顶——很好,她刚建的临时住所还算完好,没有在屋顶突然出现一道贯穿伤。

    燕行归一手提着磁束刀去开门,冷风刮进室内,她看到早上才从她这里离开的小青年正一脸不自在地站在门外。

    “你怎么又回来了?是没找到路吗?”她问。

    “不……我找到了宇宙港,也修好了机甲。可是我……那个……我发现我的实习地点就在你家附近,所以我又回来了……”齐安豫哼哼唧唧地说。

    燕行归:“……”

    她发出了比之前更加真诚的灵魂质疑:“希尔斯军事学院的毕业生,难道就真的是你这个水准吗?”

    齐安豫涨红了一张脸,低头羞愧得说不出话来。看他的样子,似乎只要她再说一句就能让他自尽在她的磁束刀上。

    算了算了,还是小年轻,谁年轻的时候没做过蠢事呢?换个思路想,现在的时代,连这种搞不清自己目的地在哪的蠢货都能活下来上了最好的军校,他们当年的浴血奋战也是……

    他们当年浴血奋战就是为了这种傻孩子吗?怎么觉得更不值得了呢……

    “对不起。”齐安豫红透了脸说道,他递过手里的一个袋子,“这是我的全部积蓄……一共两万虫晶币,你先收着,剩下的以后……以后我一定还你!”

    耀星的气候湿润,是到了晚上气温降下来之后,室外墙壁上都能结一层的水露。面前青年的军服上挂着一层绒绒的水珠,短发上也结着露,可他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仍然伸手拿着袋子,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你先进来吧。”燕行归侧身让开门,“外面冷,有什么事情进来再说。”

    高大的青年站在她临时搭建的小屋子里有些局促,当然也可能和他的动作本身有点拘谨有关。燕行归收下了他送来的钱,这让他看起来比之前好了点。

    “你们的实习目标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燕行归问道。

    她不是多管闲事,只是和平悠闲的耀星怎么看都不是能和“军事学院实习”扯得上关系的地点,为了自己和平悠闲的退休生活不会被打扰,燕行归觉得还是搞清楚比较放心。

    “每个人都不太一样,给我分配的实习任务是探矿。”

    顿了下,齐安豫又补充道:“野生的虫晶矿。”

    燕行归有点明白了。

    虫晶矿,算是目前新星盟分布最广也是价值最高的矿产。

    两百多年前,人类与虫族的战争终于取得了胜利。他们终于有精力掩埋好战友的遗体,打扫战场,重新恢复生产发展科技。

    也是在这个时候,人们惊讶地发现,虫族的身体里藏着的一种结晶体,在母巢所引发的引力波作用下,会放射出一种能量。

    这种能量远超过当前人类所能利用的所有能量,不要说传统的化石燃料,哪怕是可控核聚变产能都无法与之媲美。这激发了当时的科研人员的浓厚兴趣,在经过几十年的探索之后,他们终于发现了一种可以有效激发和利用虫晶放射能量的装置,并且首次用虫晶替代了当时机甲上的可控核聚变装置,获得了令人振奋的成果。

    那架机甲被命名为“起源”,也是公认的历史上第一架四代机甲。正是从“起源”之后,虫晶逐步取代了当时的各种能源,成为了现在的机甲和很多军用载具的通用能源。

    虫晶存在于成年虫族的身体中,不固定位置,外表为浅绿色结晶体,随着虫族的死亡,原本在活着的虫族体内呈丝状分布的结晶体会以虫族尸体为温床成簇生长。时间越长,这些结晶体也就越大。因此,当年战争时期那些被虫族肆虐过、遗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