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底色 字色 字号

7

    燕行归刚才走神的功夫,齐安豫已经把箱子打开了。

    箱子里被同样材质的记忆金属分隔成几部分,最左边的是占据了半个箱子的摞得整整齐齐的靛蓝色金属锭。右边则被平均分成了三部分,分别放着纸质版书籍、黄金、还有一叠黑胶唱片。

    所有东西保存得都非常完好,就像它们刚被放进去一样。齐安豫没动那些金属锭和黄金,只是好奇地拿起一本书翻了翻。书很新,上面的内容是二代机甲的一些详细资料和设计案例,内容之全面简直可以靠看书就做到从零开始造机甲。虽然这些都是早就老掉牙的知识,齐安豫还是很感兴趣地翻了一遍,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他看到了空白页上的一行小字。

    “愿军团长姐姐英魂长在。”

    “冉星河敬上。”

    那个名字如同一道闪电一样,劈得齐安豫震在当场,好几秒后才失声惊呼。

    “你说……谁?”旁边的女人也颤声问道,看起来和他一样激动。

    “是冉星河啊!!!”齐安豫声音都在发抖,“当年真正的第六军团长,七次打退了虫族进攻的军神,新星盟的主要缔造者之一!天啊——这是冉军团长留下的东西吗?!”

    “……不可能吧?”冉星河,那个小屁孩,居然有这么牛逼吗?!

    “怎么不可能?我在博物馆里看过冉军团长留下的手书,这上面的字迹和那时候的一模一样!”齐安豫激动得拍大腿,“而且!据说冉军团长一百五十岁退休后,就驾驶着星舰在宇宙中一个人到处探索,耀星也正好在后来专家复原的他的活动轨迹上!”

    说到这里,他又有些疑惑起来:“只不过……这个‘军团长姐姐’指的是谁?难道说的是当时的第七军团长温莎艾迪吗?啊——我感觉我发现了野史里都没有描写的地方,不行,我一定要马上通知学校,这可是冉军团长留下的遗迹!”

    燕行归:“……”

    如果这东西真的是冉星河留下来的话,那个羞耻的军团长姐姐,应该指的是她。

    燕行归记忆中的冉星河和齐安豫口中那个牛叉哄哄的大人物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第一次见到冉星河时她十九岁,还是个正在开着地面战车耀武扬威的中二少年,那天她和往常一样在徐嘉荣的教(辱)育(骂)下开着车出门打虫族,路过一片已经成了废墟的建筑时,就看到了一个孩子。

    他旁边是一对成年男女的尸体,已经被虫族撕咬得不成样子,而他自己也正被一只螳螂模样的虫子抓着,眼看就要命殒当场。

    这孩子的样子很奇怪,他不挣扎不哭喊,看起来像是吓傻了一样,漠然地接受了自己即将被杀死的命运。

    燕行归救下了那孩子,并且把那孩子带回了基地里——他们第六军团都喜欢捡东西回来,她当年就是被徐嘉荣捡回来的,她的橘猫咪咪也是捡回来的,现在再捡回来一个人类孩子也不稀奇。

    燕行归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她甚至没顾得上再看那孩子一眼,就被封宙航抓了壮丁,又去第九区迎接虫族进攻了,足足半个月以后才筋疲力竭地回到基地。然后她就在徐嘉荣办公室里看到了那个已经洗得白白净净的小男孩。

    他叫冉星河,今年十岁,父母被虫族杀死而成了孤儿。可能是那时候受了惊吓,他非常沉默寡言而且黏人,徐嘉荣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见了人也不怎么说话,只是用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看着你。

    徐嘉荣当时刚刚升任第六军团长,每天忙着接手工作忙着安排战局部署,根本没空养孩子,就把冉星河丢给了燕行归——他丝毫没觉得让一个十九岁而且性格犹如脱缰野马一般的脱线少女养娃有什么不对的。

    那时候正是人类和虫族战争最困难的阶段。虫族在进化,而人类的生产和科技已经基本停滞,如同暴风雨中海上的小舟,随时都可能倾覆。年轻力壮耐操的燕行归一边忙着出征一边把冉星河和橘猫咪咪一起养,渐渐地,橘猫咪咪长大老死,冉星河也从那个沉默寡言的自闭孩子变成了跟在她身后的小尾巴。

    两个人都是徐嘉荣收养的娃,冉星河就叫她姐姐。后来,当徐嘉荣去世,燕行归被定为第六军团长预备役,那时候已经以稳重可靠闻名的男人沉默良久,小声喊道:“军团长姐姐?”

    燕行归看着面前年近三十的高大男人:“……”

    这是什么新型的羞耻play吗?

    她曾经想过要好好改改这臭小子喊她的方式,只是后来没多久她就参加了比邻星战役,然后就再也没回去。改称呼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她是万万没想到,冉星河居然一直活到了战后,还活了那么久,还……还把那个羞耻称呼一直延续了下来。

    和遗臭万年不能说完全相同,只能说是一模一样了。

    因此面对齐安豫的疑问,她只能也露出虚伪的疑惑:“谁知道呢?也许是他的某个亲戚吧。”

    “她一定对冉军团长非常重要。”齐安豫非常感慨地说道,“重要到他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