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底色 字色 字号

19

    尽管已经确定自己上不了学了,燕行归还是在观海星又停留了几天。她想要告诉奥尔德里奇这个噩耗,可博物馆值班室的电话不是靠主观意愿能打通的,无奈之下,燕行归干脆在路口支了个摊子,上面写着“低价维修收音机、扩音器、收割机等家用机械”,打算一边肝图鉴一边挣个吃饭钱。

    这年头已经很少有这么接地气的街头小摊了。燕行归凭借猎奇接到了第一笔生意,她修理速度快,技术好,开张之后陆续接到了不少新的单子。很快,之前已经接近100%的几张图鉴陆续被点亮了。

    燕行归进入博物馆,看着民用机械馆里面的几件展品,突然产生了一种很久以前玩集卡游戏的时候才会产生的满足成就感。

    “我们是光荣的第六集团军!化作星尘守护家园——”

    突然响起的激昂音乐让燕行归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这是值班室传来的声音。她离开展馆走进值班室,当看到桌上的电话在响的时候,嘴角不由自主抽搐了一下。

    敢情这电话铃声还能换啊?换成什么不好,居然换成了第六军团军歌……

    燕行归接起电话:“喂?”

    “燕子,你怎么搞的?你真的放弃学业去摆修理摊了?!”徐嘉荣火急火燎的声音震得她耳朵疼,燕行归把话筒拿远了点,猜测应该是那边的博物馆里也出现了她刚刚放上去的展品。

    “我没放弃学业,是学业放弃了我。”燕行归纠正道。

    她把自己挑灯夜读初中课程结果被迫参加博士答辩的悲惨经历说了一下,听完之后,徐嘉荣伤感到差点老泪纵横。

    “是我的错,我不该觉得读书没用,从小就抱着你开战车。也不该在你说不想学习就放纵你只混了个驾驶班结业证。你三岁的时候还是挺聪明的娃娃,要不是我……唉!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提要读书呢!”

    燕行归:“……”

    这锅还能甩她头上?!哪个六七岁的熊孩子喜欢上学的,还不是她的监护人,被一个熊孩子呜嗷了两句就同意孩子混日子,这口锅还是要徐嘉荣背好啊!

    她没忍住嘟囔了两句,刚还在伤感的徐嘉荣脾气一点就爆,正要和燕行归再吵,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尚且稚嫩的少年音。

    “军团长,姐姐……我想姐姐了。”

    “哎哟看我,居然把正事忘了,星河你来和你姐姐说话……不对,这个也不算你亲姐姐,平行世界的,你就当她是你堂姐吧!”

    电话那边换了人,燕行归听到了曾经很熟悉的少年音,低声喊道:“姐姐,我是星河。”

    燕行归的目光不由自主变得柔和,说话的声音也软了下来:“是星河啊……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有没有好好上学?”

    他“嗯”了一声,然后又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姐姐,我想你了。”

    他音调平平的,甚至还比不上前两天的冰块脸季星有感情,可燕行归知道这句话已经是他尽了最大努力憋出来的了。

    冉星河十岁的时候被她捡回来,可能是亲眼看着父母被虫族杀死受了刺激,这孩子的性格变得寡言又自闭。他不爱说话,表达情绪的能力也很弱,燕行归记得,应该是一直到了冉星河十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她差点死在了外面,少年抱着她大哭了一场,后来才变得慢慢开朗了起来。

    徐嘉荣对待冉星河的态度和对待燕行归一点也不一样,他声音温柔地劝哄着:“星河,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和姐姐说吗?快点说啊。”

    “是……秘密。”

    “好好好,秘密,那你和姐姐说,我先出去?”

    “嗯。”

    燕行归听到了门响的声音,应该是徐嘉荣出去了,那边的值班室只剩下冉星河一个人,然后,冉星河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来。

    “骗子。”带着怨恨的冰冷声音说道。

    燕行归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冉星河刚来前几年的时候是不太爱搭理人,可在她的印象里,从未听过冉星河用这样的语气和任何人说过话。她问道:“你在说谁?”

    “你,骗子。”

    “我骗了谁?”

    “你骗了所有人,军团长,封哥哥,温莎姐姐……他们都把姐姐忘了,他们都说你就是姐姐,可他们都忘了,姐姐已经死了,我等了她好久都没有回来,她的个人物品被送进了土星卫星带里面。你一出现,他们就都忘了!”

    还在变声期的少年声音本来就尖锐,他这样喊叫着,更像是只嘎嘎叫的鸭子,让人听着就忍不住想笑。可燕行归静静听着,却没有半分想要笑出来的意思。

    “你说得对,”她轻声说,“你的‘姐姐’已经死了。我充其量只算是一个和她有着共同经历和记忆的人。”

    “那你为什么要来?你明明知道这些却还要和军团长他们联系,为什么?”冉星河的声音里渐渐带上了哭腔,“姐姐本来应该被大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