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第252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252章 第252章

    他们沿着地下通道又走了两天, 通道的地面才终于开始缓慢朝上攀升。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整个人瘦了两圈的路德维希终于带着燕行归爬到了地面上。

    他们的运气从这里开始变得不错起来。到了第二天,路德维希便找到了一个小村子,他带着昏迷不醒的燕行归, 说自己是遇到了虫族袭击后逃出来的幸存者, 整个聚集地都被虫族屠杀殆尽, 只有他带着自己的伴侣逃出,想要在这里暂避几日。

    他还没确定这个村子所属的阵营,也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原本头脑简单的路德维希在带着失能人士燕行归的时候,也算是逼出了自己全部的脑容量。

    村子里的人没有丝毫怀疑, 反而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你们来得正好,我们打算在这里建一座卫星城, 正是缺人手的时候!”名为易雪的年轻女人说道。

    “怎么又要建卫星城了?之前的……处理好了?”路德维希很是警惕地问道。

    他不敢问得太明白, 可易雪却瞬间懂了他在说什么,很是义愤填膺地说道:“还没有结束, 可这是早晚的事。北半球的反叛军聚集点已经基本拔除, 很快就要轮到我们南半球了。咱们提前建立卫星城,也是为到时候容纳收拢来的流民幸存者做准备。要我说,早就该收拾那帮杂碎了!咱们在这边一致对外,偏他们还想着争夺那点权势, 也不想想, 要是蓝星没有了, 他们哪怕自立为王又有什么用?!”

    她恨恨骂了一通,接着又瞬间神采飞扬起来:“后天就是秦旭白的审判大会,到时候记得来村委会, 我要亲眼看着这叛徒死死死——”

    路德维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缩到了给他们分的那间小房子里。

    基地想要怎么做是封宙航和徐嘉荣他们操心的事, 确定了自己安全之后,路德维希便很快放弃了动脑子这件累人的事。他痛快地把自己洗白白,然后挣扎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在理智和感情的双重鼓励下对着她伸出了蠢蠢欲动的爪子。

    “燕燕,”他又用上了那种只有做了坏事讨好人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语调,“我给你洗个澡吧,好不好?”

    正在爆肝供能装置的燕行归:???

    不好啊!你清醒一点,这个绝对不行啊!

    虽然两个人在艰苦时候为了保持体温已经做了很多亲密的事情了,可现在他们已经安全了,而且洗澡什么的绝对不属于生存必须事项啊?!

    可路德维希依然听不到她的抗议,他轻手轻脚地摸过去,手指轻轻搭上她的领口,声音黏腻得像是蜂蜜拉了丝:“你身上也脏了,有灰还有我的血……虽然看到我的血留在你身上挺高兴的,可要是一直这样,你也会生病的吧?所以……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燕行归当然说不出话,甚至也没法暴打他,只能看着这臭小子兴致勃勃地又抱了一大桶水过来,然后红着一张脸把她抱进了水里。

    虽然之前的语气猥琐了些,可路德维希的动作却很轻,也很规矩,原本已经在抱着头啊啊啊的燕行归感觉到污垢一点点从身上剥落,渐渐地也感觉路德维希的这主意似乎也很不错。

    雾气蒸腾中,她能看到青年涨得通红的脸,他怕弄湿自己刚洗干净的衣服,所以现在也只穿了短裤。锁骨处一道新鲜的伤疤随着他的动作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那是不久前在地下和虫族战斗时留下的伤口。一滴水珠从凹凸的伤疤上滚落下去,燕行归忽然觉得喉咙有点发干。

    这显然不是她一个人的感觉,路德维希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而且燕行归渐渐开始闻到了空气中一股甜蜜的气味。

    那气味很是特殊,像是她小时候在外面疯跑,摘了树上的泡桐花放进嘴里吮吸时舌尖的那一点甜。带着烈日炙烤后的暖甜,是艰苦训练、动荡不安的岁月里为数不多的安慰。

    后来她吃过更好的食物,在未来更是品尝过跨越了星际的美味,可那一点甜却始终萦绕在心里,两辈子都不曾散去。

    那甜味不是顶好闻,却正好是燕行归最喜欢的那种。等到她从回忆中猛然惊醒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这香气已经霸占了她周围的全部空间,让她之前喉咙的干渴更加严重。

    路德维希从背后抱住了她,喉咙里咕噜噜地哼唧着,发出了难耐的仿佛带着哭腔的声音。

    燕行归耳根有点发烧,她的视野下移,看到了环在自己锁骨处的带着流畅漂亮肌肉线条的修长手臂。

    黑与白交错在一起,对比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诱惑。她也终于从路德维希那一串意味不明的哼声里听到了自己能辨别出的唯一一句话——

    “燕燕,你心疼一下我啊。”

    燕行归脑子里的那根弦终于是彻底绷断了。

    一瞬间,她的手速飙到了极致,几乎是一边“啊啊啊啊”着一边生死时速完成了供能装置最后的拼装!

    把从展馆废墟里挖出来的虫晶塞进去,三根传导线接上早就翻出来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