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第256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256章 第256章

    燕行归感觉到审判厅里突然聚焦在她身上的视线,也听到了他们小声的议论声。

    “这是谁?”

    “燕行归吧……应该是小时候的她。”

    “我还有印象,十几年前青训营开营仪式上她代表新人进行盟旗下的演讲。题目就是《我的梦想》。我那时候带过她。”

    “噗,那种场合居然敢演讲这些啊?燕行归小时候可够熊的……”

    燕行归感觉到了自己的脸在发烧,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军部会在这种场合放她的黑历史。不过很快,不明白的人就不止她一个了。

    她那段盟旗下的演讲很快播放完毕,全息影像一转,变成了另外一个黑矮瘦的小少年。他正在被监护人从居民区的游戏厅里拖出来,一边挣扎哭闹着一边大喊着放狠话:“我不想当机甲士了!我就想玩游戏,当电竞选手!你等着,等我长大了能打过你们,我一定把你打趴下,然后做人类最出色的电竞选手!”

    燕行归的身边,第五军团那个刚被表彰过的严肃高冷的高级技术员脸唰地一下红透了。

    “去他妈的……”他狠狠磨着后槽牙,“军部怎么还有这种东西?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放出来?!”

    燕行归看了他一眼,然后和这位平时不怎么熟悉的第五军团同志一同升起了惺惺相惜之感。

    他们两个只是个开始。刚才的高光集锦是从牺牲战士开始播放,现在的黑历史集锦就是倒放。燕行归看到了披着床单装公主宣布以后要做一个明星爱豆的姜和韵,看到了在联欢会上表演单口相声然后立志将来要做个相声大师的中将铁血将军林惊风,还有被老婆翻出了自己藏在暗室里的鱼拓,然后坦白自己最大的愿望是能钓上海洋之主的中二中年天才指挥谈正卿……

    台上站着的人,每个人的脸色都有点讪讪的。那些躺在骨灰盒里的人,要是他们的鬼魂还在这里的话,想必也都会是一样的表情。

    片子放完了,燕行归盯着徐嘉荣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在盯着徐嘉荣看。他们都想知道军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上来之前只知道是授勋仪式,却没人给他们说过还有羞耻历史大展览啊!

    可徐嘉荣却没有解释的意思,不但没有解释,授勋仪式还直接进行了下去。

    蓝星基地已经有五年没有进行过授勋仪式了。

    五年前的授勋仪式,是在海嘉城战役结束后,那次战役死亡人数超过二十万,可同时初代机甲又是刚研制成功,大悲与大喜之中,军部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来提升一下士气,便将断了十年的授勋仪式再次提上了日程。

    转眼又是五年,这一年他们迎来了新星历的同胞和四代机甲,又起底了一大批叛徒,也是时候再来一次授勋仪式了。

    长城勋章、繁星勋章、高塔勋章,从三等奖章开始颁发,上百号人轮下来,其实是有些枯燥乏味的。但是在场的人和卫星城中关注这场仪式的人都没有半点厌倦。他们听着颁发勋章时宣读的那些人的功绩,把那些事情与自己的记忆一一对应,分布在整颗星球上的几十亿人逐渐用他们的记忆拼凑出一段完整的战争史。

    他们都是最普通的民众,没什么战斗力和大局观,他们所看到的都只有冰山一角。可他们记得虫族来袭时的恐惧与惊慌,家园被摧毁时的绝望与茫然,一次次生离死别,一次次饥寒交迫,是这些破碎的记忆填充了他们的全部的生命。

    站在人类的宏观角度来看,这段历史可能称得上是波澜壮阔,可对于生存于其中的每一个普通人而言,却并没有什么壮丽的史诗感,他们肉眼所见全是惨绝人寰,全是生灵涂炭。

    年仅十三岁的杜小山做完了今天的工作,也和其他人挤在街委会里面看直播。

    这里是十九号卫星城,是星盟这一批计划新开拓的卫星城之一。他是之前反叛军叛乱时被从基地里救下来的那些幸存者之一,战斗结束后,他们那一批人被打散重编,分配到建设新卫星城的各个建设队里面去。

    “怎么可能死了那么多人呐?骗人的吧?”杜小山盯着屏幕上黑压压的一片骨灰盒喃喃道。

    他旁边的人听到了他的话,立刻大声说道:“这也叫多?你没看过那些士兵们出征回来的样子啊?出去几万人,回来上千人的都有!那时候的机甲还落后,驾驶舱里面地方小,骨灰盒都放不下。活着的人就都提着大网兜,里面都是能找到的遗物。有战车的还好点,能把完整的尸体带回来,就是那时候车里面的那个味道……嘶……”

    这人年纪比较大,说起自己经历的事情来也是滔滔不绝,说完后还斜眼看了下杜小山:“我亲眼看到的,能是假的?你以前没见过啊,怎么能说是骗人的?”

    杜小山摇头:“我没见过,以前我是流民幸存者,没看过这种仪式。”

    那人顿时不说了,还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没事,都过去了,来基地里了就好好干活,你还小,不要落下学习,说不定过个几年也能进军团,然后去杀虫族,为了人类战斗!”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