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胃癌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8章胃癌

    陆清允刚下车,就见墓园外排着长长的队,哭声连成一片,道路两边摆满的白花绵延进墓园深处,全是前来送偶像最后一程的粉丝。

    陆清允几乎不能呼吸,他还依稀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林枫意的画面,十几岁的少年穿着干净的白色T恤,眼里星光明媚,腼腆的笑着,带着几分惬意,小心的叫他“陆哥”。

    可如今,少年已成为了小小骨灰盒里的一捧灰 ,什么都没了。

    陆清允脚步沉沉,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走到了墓园的入口。

    门口的两个保安伸手拦住了陆清允。

    陆清允声音沙哑,“你好,我是林枫意的朋友。”

    保安拿出登记,要核对他的名字。

    陆清允清楚,林家人大概是不会愿意他来这里的,这张表上根本就不会有他的名字。

    他摇摇头,示意不用了,正准备离开,转身却忽然撞着了个年轻女人。

    女人穿着黑色的连衣群 ,眼睛红肿着,被这么一撞,不满的看了眼陆清允,旋即尖叫了解起来。

    “陆清允?!”

    这名字就像一个炸弹被投入到了湖水里,瞬间点燃了在场的所有人。

    “陆清允???”

    “是那个陆清允吗??”

    “他怎么还有脸来这里啊!”

    “恶心死了!今天枫意出殡,他是诚心不想让枫意安息吗?!”

    “……”

    陆清允瞬间成了众人的焦点,无数目光射到他的身上,像绵密的针,密密麻麻的戳在肌肤上,灼热钻心的剧痛!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几乎已经没有了知觉,等他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孟云谏就懒懒的靠在门上,冲着他笑:“陆清允,你现在可真的是比我还红了啊,恭喜你,又上热搜了。”

    他递来一只手机,陆清允木讷的看了一眼。

    那是一段葬礼现场的视频,他被一群人推推搡搡,围在人群中央,面色苍白,瑟缩着颤抖的肩膀,像一只受惊的误入人类世界的小兽。

    让孟云谏意外的是,陆清允没有再向他求饶,他只是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怔怔的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等孟云谏再注意到陆清允,他已经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孟云谏皱皱眉,想把他叫起来。

    走到陆清允身边的时候,他忽然愣住。

    他觉得陆清允似好像瘦了很多。

    小脸白白的,额角有一层冷汗,眉头即便是在睡梦里也拧成一团,细弱的手腕似乎一碰就断了,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他看起来很不舒服。

    孟云谏想把他叫起来,让他回屋子里睡,可下一秒他就猛然摇摇头。

    该死,他居然也会觉得陆清允可怜?!

    他是发疯了吗?

    孟云谏恼怒的陆清允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扯下了他的裤子,没有任何前戏的顶了进去。

    “啊!”

    陆清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孟云谏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你不是不愿意和我离婚的吗?不离婚,你就还是我妻子,丈夫有需求,你不让我操,是想让我在外面出轨?”

    陆清允太疼了,眼睛睁圆,额角的冷汗一滴滴的往下砸。

    孟云谏不顾他的感受,掐着他的腰狠狠动起来:“托你的福,现在整个娱乐圈的记者都在盯着我,我怎么敢在这种时候顶风作案啊。”

    “所以我就只能拜托你,帮我解决生理需求了。”

    酷刑一般的折磨,不知道经历了多久。

    等陆清允再次睁开眼睛,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

    孟云谏正在吃晚饭。

    陆清允撑着自己的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哆哆嗦嗦的穿上裤子,没走两步路,就“噗通”重重摔在了地板上。

    见陆清允艰难的撑着身体要爬起来的模样,孟云谏皱紧了眉。

    他下午……好像的确折腾他折腾的过头了些。

    陆清允下面流的血几乎止不住。

    孟云谏见他踉踉跄跄的走到自己面前,两条腿在不停的打颤。

    “孟云谏,我同意了,我同意和你离婚。”

    陆清允双目猩红,嘴唇上似乎还染着丝丝的血迹:“我只有一个要求,支付我五百万作为分手费。”

    五百万,对于孟云谏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钱。

    可他需要。

    林枫意是独生子,他的父母,未来还需要有人赡养。

    孟云谏笑了下:“你在开玩笑?”

    陆清允:“我只要……只要五百万,拿了钱,我立刻签字离婚,我保证,永远都不会再来打扰你。”

    孟云谏放下了筷子,抽了张纸擦了擦自己的嘴唇,“你不会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陆清允的眼眶陡然红了,“我和你睡了五年……”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