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宫变 第(1/2)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85章宫变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他一激灵,猛地睁开眼,哗地从木桶中站起来, 扯过亵衣套在身上,回到房中。无事可做,他便早早地上床歇息。

想起临走前关鸿风说的那些话,如今容呈越往深处想,越觉得古怪。

容呈下了床,赤着脚踩在地上,快步来到房外,只见大雨下,暗卫将尸首拖到荒废的井边,打算毁尸灭迹。

容呈每日就在房里写写字,或是坐在屋檐下看雨,见得最多的便是底下的宫女太监。

这日宫女送来汤药给容呈,他拿在手里,望着山庄外的大片林子,忽然说: “关鸿风可来了什么消息?"

容呈目光盯着不远处的暗卫,眼里有几分惊讶, “你怎么在这?”

以往有关鸿风在耳边聒噪,即便去了长云轩,夜里也会回来养心殿,趁他睡着之际,还像小贼似的摸上床偷亲他。

习惯害人。

身后传来容呈低沉的声音,“皇宫出事了,对不对?“暗卫微微一顿,依旧不语,继

容呈有些心不在焉,一句话也没听清。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噼里啪啦落在屋檐上,雷声由远到近来到山庄外,响起轰隆隆的闷雷声。暗了。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血腥气,他眉心突突地跳,腾地坐起身,望向身旁。只见屋里多了两个人,一个熟面孔,一个倒在地上,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死人。

他来到床边,只见容呈安静地躺在床上,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察觉。

容呈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抬起头, 看向暗卫,“是......是关鸿风让你来的?”

暗卫沉默不言,弯腰将那尸首拖出了屋子, 容呈看着一路延伸到门口的血迹,被泼进来的雨水冲散了,心脏重重跳了两下。关鸿风为何将暗卫派来他的身边?

即便养了条狗,见着可怜了,也难免动恻隐之心。

宫女摇了摇头,“回皇后,没有。”

行宫里有不少宫女太监,见了容呈恭恭敬敬地行礼。

那时他嫌关鸿风烦,如今静了,倒多了几分不习惯。

他下了轿子,看着眼前的平谷山庄,微微一愣。杨公公解释道:“因为那边的行宫还没收拾出来,所以才选了平谷山庄,风景也是极美的。”

容呈看着杨公公这幅样子,知道从他嘴里一定问不出什么,挥挥手,便让杨公公走了。

关鸿风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说破罢了。

黑衣人缓缓朝着床边走去,如猫的软垫踩在地上,毫无声息,手上的刀越握越紧。

只听见“砰”地一声闷响,容呈在睡梦中被惊醒,猛地睁开眼,额头渗出薄薄的冷汗。

就在黑衣人举起刀,即将落下的那一刻,头顶突然闪过一个黑影,没等他反应过来,已被一 脚踹中胸膛飞了出去。

在外头,他不放心。这一日,容呈像往常一样,早早便歇下了。

若是为了监视他,行宫里的人已足够,关鸿风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非......是皇宫里出了什么事。

容呈又看向地上的死人,那人黑布裹脸,看不清面容,手里还紧紧抓着匕首不放。无需多猜,便知道这人是要来行刺他, 可惜没有成事,被暗卫给拦了下来。

见杨公公要走,容呈忽然唤住他,迟疑道: “关鸿风他。杨公公转身,笑得有些僵硬, “皇后说的什么话,奴才怎么听不懂?”

暗卫不语,默默收起了手中的剑。

寂静的环境里,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黑影裹着雨雾走进房内,手中的刀刃闪着凛冽的光芒。

但到底疲乏了,容呈闭上眼,强迫自己静下心, 不知不觉便睡着了。接下来的几日,日子过得无趣。

很快,黑衣人感觉脖子一凉,他难以置信瞪大眼,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往后倒了下去。

容呈低头,望着药汁里自己的倒影,低低嗯了声, “你退下吧。

容呈躺在床上,望着房梁出神,一 时间竟有些不习惯。安静了。

皇帝就像是和他告别一样。

他撂了书,望向窗外的天,已入夜,黑云中隐约可见紫电劈过。

屋里灭了灯,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雷雨声变得更加响亮,仿佛近在耳边。

容呈起身去沐浴更衣,他屏退了来服侍的宫人,躺在雾气腾腾的木桶中,脑中不由自主浮现了关鸿风的脸,耳边还回荡着他说的那些话。

容呈心中异样越发地深,即便关鸿风要囚禁他, 也不该寻这么个偏僻的地方。

容呈在屋里待着,便看了会儿书,窗外雷声不止,吵得人静不下心。

宫女行了个礼后便退了下去, 容呈面无表情将汤药倒入身旁的花盆中。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