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大师兄,腿疼…… 第(1/2)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19大师兄,腿疼……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苏文宣没走两步,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许云选择了前者,决定大胆一次。

苏文宣近乎疯狂的想着。

这次下山能遇上顾君泽,确实是出乎意外。

一过去就看见沈景修在树下,抱着腿躺在地上。

既然他都已经将事情推到了如今的局面上,他又何必在乎他人的想法与看法?

顾君泽不能说是不懂音律。

他会听,会欣赏,但却偏偏不能让乐器发出它该有的声音。

这件事他本就不想再提,但竟又被许云说了出来。

苏文宣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顾君泽看着他,终于开口说道:“好。”

或许,只有心意相通的人之间,才会这般包容吧。

他所想的,不过是将顾君泽留在身边。

顾君泽同样也愣了一下,说道:“那就找一个喜欢的,回去了再学。”

沈景修的腿是真的伤了,痛的惨叫:“是真的受伤了。”

那日,他偶然拿起,就试了一试,结果还是不尽人意。

最后,只落得一顿嘲笑。

——--——————

从丝悦坊出来以后,苏文宣早已没了刚下山时的兴致。

沈景修满脸委屈:“腿摔伤了。”

许云选来选去,最后选了把玉箫。

所以,顾君泽吹的箫,其实是非常难以入耳。

苏文宣叹息一声,小心翼翼的扶起了沈景修,说道:“我先送你回房吧。”

不管用了何种手段,他都是达到目的了。

五日之约很快就又到了。

苏文宣听见许云说的话,有些略微吃惊,不懂丝弦,怎么还到这来来了。

苏文宣不知是该惊讶于顾君泽对许云的照顾,还是该惊讶于许云的大胆。

苏文宣收拾完后便要前往四方殿。

眼看着苏文宣都要离开了,但许云还在犹豫不决,完全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许云着实搞不懂,为什么要带他来这个地方,哪一样都不会,他根本不知该如何挑选。

许云立马露出笑容,说道:“那奴去选把箫。”

急忙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赶去。

苏文宣曾亲自教导过他,但教到最后,连苏文宣都放弃了。

再看看沈景修,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苏文宣抬头望了望树,还挺高的。

“嗯。”

顾君泽许久都没再试过。

虽然苏文宣没说,但顾君泽认为苏文宣心里一定在笑他。

苏文宣没见过他这个师母。其实,就连顾君泽都记不得他母亲长什么样子了。

又跟着沈景修走了一些地方,见了一些小玩意,之后就回去了。

之后再想办法敷衍过去吧。

许云有些拘谨,脸有些发红,小声说道:“奴、奴不善乐器。”

他做到了。

在场的苏文宣可是知道他底细的,他根本无法下台,只能先应了下来。

顾君泽曾想将箫吹好,可无论怎样努力,仍是不得要领。

————————————

看到苏文宣要离开了,沈景修纵身一跃,从树上跃了下来。

原因不在别的,而在于,顾君泽吹箫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

而在星飞阁不远处,沈景修坐在树上在暗中观察着苏文宣。

他们依旧是无法在一起。

后来,那箫就好像成了一件装饰。

沈景修很乖巧的配合着苏文宣,他现在行动不便,一切任凭大师

但尽管如此,顾君泽身边还是留着一把箫。

许云小声撒着娇。

苏文宣一脸的无奈,过去就要拉沈景修起来:“你一个修炼近百年的人,还能被摔伤?”

苏文宣也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你若是喜欢,我可以给你找乐师,专门教你。”

许云低着头小声说道:“可奴想让宗主亲自教……”

顾君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猜不透他此时的心思,是容忍或厌恶。

顾君泽忍不住问道:“你选好了吗?”

许云凑到了顾君泽什么,说道:“奴曾听见过宗主吹箫,很好听,宗主可以教给奴吗?”

沈景修继续解释道:“刚才在树上睡着了,掉下来的时候完全没有防备……”

就算顾君泽关心许云,心里想的也是许云,那又有什么关系。

那是顾君泽的母亲留给他的,他的母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过世了,那把箫是他母亲留给他唯一的念想。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