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圈养的软糯替身9 第(1/2)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被圈养的软糯替身9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江羽冷着脸说出这番话,乐少宁的瞳孔微微压紧,背脊忽然就僵住了。

如果他能不那么容易哭,如果那个时候可以跑得再快一点,如果他可以再有用一点。

……

“刚刚的话是骗你的。”江羽心疼地擦干净乐少宁的眼泪,擦完了又有新的淌下来,像条小溪流。

“啪嗒。”

江羽继续道:“别以为哭有用,越哭我越会觉得烦,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哭。”

“乐少宁,我想你得清楚一件事情。”江羽松开他,冷冷道。

“你刚刚说不要我了。”

“别哭了,宁宁。”

乐少宁听到笑声,满眼的不悦,忽然扒住江羽的肩膀,这一次江羽没有躲开,揉着他的黑发低下头,封上乐少宁的唇,炽热而强势,仿佛要将乐少宁占满。

男孩的嘴唇软软的,嫩得仿佛春芽,像是沾了露珠的鲜艳欲滴的花瓣,呼吸交织间,江羽环着他的腰将乐少宁抱起来,把他轻轻放在棉被上,一只手轻轻松了自己的领带。

地毯上有一小片圆形的暗圈,原来乐少宁已经哭了,只是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让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滑,汇聚在尖尖的下巴,最后砸落在地毯上,也砸在了江羽的心尖。

“遇事便哭就是废物,没人心疼你。”

“不是这样的,我、我是……”他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半,终于被江羽不耐烦地打断。

心里疼得有多厉害,只有自己清楚,但他不可能表现出来。

乐少宁被江羽捏着软软的脸颊肉,红润的嘴唇都嘟起来,一副向人索吻的模样,但他的黑眸湿漉漉的,含着莹莹的水光,看了让人心疼。

别哭,别哭,乐少宁,好好地跟他说,好好地解释。

随后他才听到了很轻很轻的声音,像小珠砸上玉盘。

建立起来的铜墙铁壁轰然倒塌,江羽终于没办法再说出激他的话,将乐少宁的下巴捏得发红的手移到了他的后脑勺,大掌一摁,让乐少宁撞进自己的怀里,动作看似粗暴实际却很温柔。

“不走,谁说的要走。”

江羽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变得如此柔情四溢,他以前高高在上惯了,从来没想过,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低声下气地哄着一个人。

这种话压根没用,乐少宁哭得脖颈通红,喘不上气,每一滴眼泪都像是要冲破江羽那道严密的心理防线。

事到如今,乐少宁是最初想依附着他往上爬也好,或者还是由于其他什么原因也好,江羽都已经无所谓了。

江羽被自己脑海中冒出来的想法逗笑了,闷笑出声。

乐少宁的嘴唇颤得很厉害,面对江羽的质问却说不出话,只是不停地抽气,想要抑制住自己疯狂颤抖的尾音和红起来的眼眶,右手使劲攥成了拳头,用力之大几乎让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哭了一阵,乐少宁的情绪才终于稳定下来,缩在江羽怀里红着眼眶,头发蓬乱得像个刚被糟蹋过的小媳妇。

那么拼命想抑制的声音,还是没办法控制得住,一声一声犹如刀子扎进江羽心口。

乐少宁从来不认为哭有用,从小到大,他最恨的就是自己容易哭的体质,恨得真想把泪腺摘了,那一天也一样,他把男人从车窗的碎片里扒出来,两只手都是血,一边背着人往前跌跌撞撞的跑,一边哭得喘不上气,眼泪模糊了视线,让他看不清路,随后不知被什么绊倒,脑袋磕到阶梯晕了过去。

“你别走,你别走好不好……”乐少宁揪着江羽的衣服,哭得被眼泪呛住,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

这句话犹如尖利的刀子深深插进乐少宁的心口,过去的回忆如洪流从两人之间穿梭而过,乐少宁的眼泪终于如开闸泄洪般冲了出来。

江羽的脸更是黑了不少,说不出的烦躁感堆积在心口。

乐少宁低着头,只能看见木质地板,而现在眼前的地板越来越模糊。

因为乐少宁低着头,江羽看不见他的神情,但面对这样的话竟然一声不吭,果真是心里藏着什么。

“我是个无比讨厌欺骗的人,你可以明确表示出你需要我的钱,但如果你对我有所隐瞒,我想你也没有待在我身边的必要,即便没有你,我也还有一万种选择,就像刚刚的那个人。”

又是这样的表情,江羽心尖微微刺痛,但仍然使自己显得冷漠到面无表情,说话时的语气冰冷如霜:“为什么总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江羽的身高将近一米九,肩膀很宽,这样的身材条件使得他从上向下俯视着谁时显得极有压迫感。

江羽已经心痛得呼吸困难,听着他零碎的哭声,忍不住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乐少宁抬起头:“让你别哭,听见没有,再哭就不要你了。”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