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圈养的软糯替身10 第(1/2)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被圈养的软糯替身10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其实江羽在很早以前就猜过,自己也许与乐少宁的某个重要但已经离开的人很相似,或许是亲人,或许是前男友,又或许其他的谁,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的心情极其的差,然而现在听到乐少宁亲口说出来,他的心情又忽然变得愉悦不少。

前段时间差一点就跟江羽说了实话,系统给乐少宁扣了不少分,好在后来都靠任务进度线赚回来了。

盯着男孩湿润的睫毛,江羽恶劣地勾起唇:“否则别怪叔叔不客气。”

乐少宁现在腿软,闻言害怕地颤了一下,张了张嘴,正想叫却又觉得羞耻,耳根和脖颈红了一整片。

“爱哭鬼。”结束后江羽这么说,捏着他的脸颊,语气里却带笑。

乐少宁:“?”这辈分是不是不对。

乐少宁有点害怕:“不要……”

江羽半靠着床头,正伸手压过自己额前的发丝,半眯着眼睛,声音显得很慵懒:“谁告诉你我很善良?”

……

“叫叔叔。”

乐少宁双眼湿润,嗓子哑的也暂时说不出话,只是能欲哭无泪地点点头。

.

“来,教你个好玩的。”

“叔、叔叔……”乐少宁终于闭着眼睛说出来,脸上绯红一片,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面上看起来凶凶冷冷的,但是温柔又善良的人。”乐少宁仿佛回忆起了什么,粉色的唇角翘了翘,显出嘴边一个很可爱的梨涡。

话音刚落,乐少宁就被江羽拉拽着坐到了他的腹上。

“我曾经有一个哥哥,”乐少宁窝在被子里,像小动物一样蜷在江羽身侧,垂着眼眸看着自己白白细细的手腕,“很像江先生。”

原主虽然和乐少宁长得一模一样,但他的手其实不如原主好看,乐少宁的十指遍布伤痕,是三年前的那场车祸造成的,当时玻璃碎片刺掀了他的皮肉,深刻几乎见骨,送去医院时缝了很多针,才能保住那点皮肤,但那时候有多疼,现在已经记不清了。

江羽的大掌在棉被下贴着乐少宁柔软的腰肢和圆翘的臀,说话间便收拢了五指,江羽力气太大,把乐少宁揉得有点痛,估计皮肤都捏红了一圈,乐少宁疼得轻轻抽气时,江羽才在他耳边,哑声道:“我也不是好人,我比谁都坏。”

“江先生……”

乐少宁边被亲,边委屈地趴在床头,忍了会儿实在受不住,仰起头小声尖叫。

“叔叔,”乐少宁哭喊道,感觉自己哪里不对,滑动着腿,“宁宁好难受……”

两人打得水花四溅,衣袂翻飞,魔教教主的剑尖一直都未离开过武林盟主的身体,在里面来回穿插猛刺,直痛得对方浑身湿透颤抖,捂着伤口跌在湖边大口喘气。

星期四的早上阳光明媚,这几天苏白罕见地没有来找过乐少宁麻烦,让人心情舒畅。

“今后叔叔还要天天欺负宁宁,”江羽修长白皙的手指慢悠悠地摸索过乐少宁的全身,动作优雅得不像在做下流的事,反而像在弹钢琴,言语暧昧温柔,“宁宁做好准备了吗?”

乐少宁抬起手,对着那道投进窗户的阳光看,手上雪白的皮肤白得通透,阳光一照能看见淡青的血管。

乐少宁大口喘着气,迟迟没回过神。

乐少宁眼眶发红。

“那叫声叔叔来听。”江羽把着乐少宁细瘦的腰,抬起右边的膝盖,好让他的背能有依靠点。

江羽吻过他脸颊的泪,俯身捏着他的下巴继续亲,像要捏碎细嫩柔软的花苞。

即便脑内模拟过多此乐少宁这么叫,但真正听到声音时,江羽的心尖还是一颤,情感宛如奔腾的海浪汇聚在心脏,一次比一次跳动的声音剧烈,仿佛要冲破牢笼。

江羽忽然笑了笑:“既然像你哥,不如以后就叫叔叔。”

只不过,让乐少宁意外的是,本来他以为是江羽把气运值给了苏白,但这一阵,明明没有江羽的助力,苏白的气运值却依然增涨得异常之

“江先生是好人。”

因为乐少宁单纯又可爱,柔软得仿佛捏一把就能出水,所以江羽一直在压抑自己,否则乐少宁第一次来他房间的那晚,他就能把这小孩G得腿都合不上。

江羽的手一顿,视线下移,落在乐少宁的脸上。

清晨的房间洒满了阳光,虽然开窗通了风,但房间内还残留着昨晚的味道。

乐少宁在他怀里仰起头,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江羽的侧脸完美无瑕,俊美又优雅。

江羽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上演仙魔大战,魔道教主和武林盟主站在水面上大打出手,魔道教主举起手中的长剑,寻到良机,猛地朝着武林盟主身上刺去,“ 噗嗤”一声锋利的剑穿过身体,让武林盟主发出吃痛的声音。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