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底色 字色 字号

8

    燕行归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孤儿生涯是什么样的了。

    仿佛是自她有记忆开始就跟着徐嘉荣。三十多岁的单身汉,又是个经常外出打仗的糙汉子,自然不可能很精细地养女孩子。他对待燕行归的方式和燕行归对待咪咪差不多——自己吃什么,也跟着喂一口小女孩。心情好的时候开着地面战车载着女孩出去兜风,心情不好的时候把女孩放在一边看他在战车上一炮炮打虫族。

    就这么一口口喂着,燕行归居然也健康长大了。

    她从小听到的是炮火的声音,看到的是虫族的尸体,她周围是一起操练比赛的糙汉子,性格自然不会多文雅柔软。她有了基本判断能力后,能看出来徐嘉荣教育孩子的手法有多粗糙,可是她也能看出来,这个男人是真的爱着她的。

    他最开始只是个班长,津贴极其有限,却依然尽力从里面挤出钱给她买营养品和学习用品。后来他升了职,也更忙了,但他每次出门,也都会拜托亲近的女性战友照顾她。

    徐嘉荣终生未婚,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人类,以及那些代表着人类未来的孩子们。

    “燕子,你那边是……”徐嘉荣想要问什么,可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闭了嘴,问道,“你还好吗?”

    “挺好的,这里很和平悠闲,我开了十亩地,种了星稻,亩产能有……我今年年初还养了三头猪,这边天然生肉挺贵的,养好了能卖不少钱,我年底也能吃点肉。对了!这边水质特别好,我经常去钓鱼,钓上来烤着吃特别……”

    她越说越开心,越来越高兴,到最后如同单口相声一般兴高采烈,电话那边的人甚至找不到插话的机会。

    徐嘉荣沉默了。

    他语气复杂地开口:“燕子我听说你是死了以后才到那边的,你死的时候有多大?”

    “啊?”燕行归愣了一下,拘谨地说道,“还不到四十……吧?”

    “……还不到四十你就这个死样子,你那天天想退休的臭毛病能不能改改?!”徐嘉荣咆哮道,“我他妈怎么教你的?!虫族未灭,何以家为!你怎么到四十了还是那个不求上进的德行?!”

    燕行归:“……”

    熟悉的不仅是徐嘉荣的声音,还有久违的劈头盖脸的痛骂。

    “我这不是看着……咱们现在年龄也算接近,想着可能比较有共同语言吗?”燕行归小心翼翼地说道。

    “谁和你有共同语言?!你那个平行世界的徐嘉荣怎么教你的,难道是天天和你聊退休吗?!”

    “也不是,就……大概和你差不多吧。”燕行归吭哧着说,“班头,人努力总是要有梦想的,我为了退休的梦想努力打虫族,有错吗?!”

    徐嘉荣额角青筋直跳。他确定了,对面这个声音绝对是他捡回来的那个倒霉孩子没错。除了她,没人能说出这么不求上进的话!

    “徐军团长,说重点……”燕行归听到了另外一个压低了的声音。她惊喜地喊道:“和韵,是和韵吗?你也在啊!”

    姜和韵,蓝星第五军团长,和她一样年纪,从小两人就很要好。姜和韵性格更柔和些,脑筋也更好使。和只知道咋咋呼呼开炮轰的燕行归形成了鲜明对比,她作战风格稳扎稳打,除此之外,在科研领域也有极高的造诣,第五军团说是蓝星基地的研究所和智囊团也不为过。

    “你闭嘴!和你说话的是我,今天我就要替你那个世界的徐嘉荣好好教育你!”

    “您说您说,我听着呢……”

    徐嘉荣的声音严肃了几分:“燕子,你是怎么接到电话的?”

    “我?就是我意识里面有个叫做‘星际博物馆’的东西。我听到了值班室里电话的声音,就接到了你们的电话。”

    “两次都是在什么时候?有什么规律吗?”

    “……”

    熟悉的沉默让徐嘉荣额角又开始跳,他甚至忘了这是平行宇宙的燕行归,只是下意识觉得那个熟悉的倒霉孩子又回来了,不用看他就能猜出对面的人一脸呆滞的样子。

    “……有什么规律啊?”燕行归有点心虚地问。她从来不是智慧型的人才,蓝星三大王牌驾驶员里面,封宙航是武力和脑力双全的存在,拥有和他们并驾齐驱的战斗力的同时,也是战术大师。而她和路德维希就是纯种憨憨,他们是最锋利的剑,但是并不适合做持剑人。

    “上次封宙航和你的电话断线之后,他离开房间去找我们,可就在他离开的刹那,那扇门就消失了。之后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踪迹,一直到刚才这扇门才重新出现,还在原来的位置。我们接起电话,就听到了你的声音。”徐嘉荣说,“你仔细想想,这两次你有没有做什么同样的事情?也许是这件事情触发了两个平行世界的接轨。”

    燕行归仔细回忆着,第一次是她帮齐安豫修定位仪,那时候她还解锁了一个成就【新世界的探索者】。而第二次则是刚才,她拆了地行机甲,拿到了里面的虫晶。

    似乎这两次,都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